索引号 002482285/2021-01056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文  号 有 效 性
【浙江日报】全国特大型湖泊保护与发展的淳安探索——
特别生态功能区,是怎样的“特别”
发布日期:2021-03-29 12:37 浏览次数: 作者:沈晶晶 刘健 张彧 戴睿云 信息来源:浙江日报

千岛湖畔,淳安更“特别”了。

继2019年9月成为浙江首创的生态“特区”——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之后,一湖秀水保护再迈出关键一步:不久前,《杭州市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条例(草案)》正式进入杭州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审议、修订程序。

对单个生态功能区进行立法保障,国内鲜有听闻。“设立特别生态功能区,是‘从0到1’的重大突破。当下,我们正处于攻坚突破的关键时期,需要超常规的改革创新,率先形成保护与发展协同共生的新模式。”淳安县委主要负责人说。

有没有一种可能,在淳安开启全国特大型湖泊保护与发展的新模式?是不是有一条路径,在进行顶格保护、确保生态安全的前提下,实现高质量绿色发展,满足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一年半来,这场深远变革,牵动着人们的心。

从水质到水生态

顶格保护有新突破

在杭州市生态环境局淳安分局监控中心,一块偌大的动态电子屏上,千岛湖的地理样貌、13个浮标站水质数据等一目了然。跟随光标移动,11个视频点实时监测状况也能逐一调出,帮助人们分析“含氮、含磷量是否超标”“藻类生长速度如何”“有没有水华预警风险”。

“当前,千岛湖水质保护仍处于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关键期,稍有松懈就有可能出现反复。”杭州市生态环境局淳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他们投入6500余万元,借助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科研力量,建成投用了全国首个深水水库水质水华预测预警系统。“这一年来,它集成了整个千岛湖580平方公里水域的信息,相当于‘智能哨兵’和‘中枢大脑’,弥补了人工监测频次和范围不足的短板,也为我们从根本上破解千岛湖保护难题提供了方案。”

对于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来说,保护是首要任务。而千岛湖保护的难度,的确有目共睹。

这一由新安江水库建设而形成的大型人工湖,岸线复杂、群岛密布,对于它生态特性的系统研究,远不如太湖等天然湖泊丰富。千岛湖汇水区又涉及浙皖两省,有200多万居民在此生产生活。

尤其是,2019年千岛湖配供水工程建成通水,这里的功能定位从重要战略饮用水源地转化为现实饮用水源地。随着向嘉兴供水工程的进展,千岛湖的水质状况更与杭州、嘉兴市民饮水安全息息相关。这些年,尽管千岛湖整体水质较好,但局部富营养化的威胁依然存在。

打破常规,成为必然选择。除了大手笔引入中科院、浙江大学、宁波大学等科研力量,2019年8月,淳安县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全国首个县域环境质量管理规范,确立了出境断面水质保持I类、生态环境质量全国一流、杭州市第一“三个一”目标。

例如,国家一级A标规定,湖泊化学需氧量小于每升50毫克,含磷量小于每升0.5毫克,而千岛湖标准则分别顶格定为27毫克、0.27毫克。标准高出近一倍,难度翻了几番。

“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尽快破解千岛湖保护两大关键问题,一是全域,二是流域。也就是说,要从单纯的水质保护转向水生态系统修复保护,从单一要素点源治理转向山水林田湖草全域综合整治,从县域单独治理转向新安江流域一体化治理。”杭州市生态环境局淳安分局相关负责人说。

淳安汾口镇,一块占地500亩、投资4000万元的人工湿地,见证了他们的行动。

流入千岛湖支流武强溪的每一滴水,必须先经汾口镇污水处理厂,再进入湿地,历经生物膜净化池、水生植物塘等7道“关卡”层层净化,去除氮磷等元素。汾口镇村镇办副主任尚晓锋估算,湿地建成3年来,已净化480万吨水,相当于三分之一个西湖的蓄水量。目前,湿地二期工程也已启动建设。

淳安全县如今已有大大小小人工湿地1211个,实现了村村有湿地。

目光投向千岛湖源头,淳安正与安徽歙县书写“流域共治、生态共享”新篇章。

一年多来,两地联合成立浙皖两省河长先遣队、建立新安江生态环境保护党建联盟、举办“接力护水”“六五环境日”等活动,协同编制生态效益补偿方案,一系列成果引人瞩目。眼下,新安江入千岛湖水质稳定在河流地表水Ⅱ类及以上。

据了解,2020年淳安用于水利建设、肥药双减、污水零直排创建、农田退耕、森林生态修复等方面的环保投入,高达10.3亿元。这一数字,对全年一般公共预算不足30亿元的山区县来说,魄力非凡。

从水面到水岸,从上游至下游,一个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正在形成,千岛湖水质持续稳中向好。去年底,湖区国家监控水质的断面总氮、总磷指标浓度下降明显,综合营养状态指数在全国重要水库中位列第四,出境水质更是从2019年的Ⅱ类一跃至Ⅰ类。

从“有点甜”到“啥都甜”

高质量绿色发展有新招

20多年前,一句“农夫山泉有点甜”,让水源地千岛湖闻名遐迩。

20多年来,以此为起点,淳安水饮料产业规模不断壮大。截至2019年底,当地24家水饮料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97.4亿元,产业规模占全县规上工业比重约40%,成为支柱产业之一。

“从产业集群角度观察,水饮料产业还未形成大中小梯队发展、上下游协同分工的形态,产品结构比较单一,附加值相对较低。”淳安县发改局局长毛善智说,这一问题,同样存在于生态农业、休闲旅游等产业发展过程中。

在毛善智看来,设立特别生态功能区,不仅体现特别的定位和特别的责任,还意味着淳安必须通过特别的举措、实现特别的发展,“重中之重,正是如何在高标准保护前提下,推进高质量绿色发展,满足46万淳安居民高品质生活需求。”

日前,“自嗨锅”植物奶饮品研发生产项目,正式在淳安高铁新区签约落地,让很多淳安人激动不已。

项目投资方金华梅凌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计划总投资6000万元,一期利用现有火柴厂改造房、东北湖区旅游码头部分物业用房,建设产品展示区及销售总部,二期在高铁新区健康产业孵化园投建生产基地,预计建成后第一年产量超1亿瓶,5年内销售产值超20亿元。

“它将助力水饮料产业链条延伸、集群发展,是我们热切期盼的项目。”毛善智说,2020年初,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县里一改“什么都要,什么都不精”的发展模式,重新规划、精准定位县域产业发展方向,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水产业和健康产品发展的若干政策》,并在县级层面成立水饮料项目招商引资工作领导小组,计划“十四五”期间实现产值倍增,打造“中国水业基地”。

除了新项目引进,农夫山泉研学基地、千岛湖啤酒小镇、修正健康研究院等也在推进中。千岛湖畔,绿色发展展现全新气象。

不止于此,作为淳安最有活力、最富魅力的产业,旅游业也瞄准新方向、迈向新征程。

行走绿水青山间,记者发现,随着亚运分村、自行车运动休闲小镇、文渊狮城商业街、书画艺术小镇等项目打造,旅游“版图”从千岛湖湖区向界首乡、姜家镇、梓桐镇等山区延展。从休闲度假到运动赛事,从康体养生到乡村生活体验,新模式、新产品层出不穷。

过去一年,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偏远乡镇界首乡,游客数量突破1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超过2000万元。“我们以湖光山水为背景,培育全域、全季、全时、全链的体验型产品体系,努力实现从‘卖资源’到‘卖风景’再到‘卖背景’的转变,迈向千岛湖旅游3.0版。”淳安县文广旅体局相关负责人说。

然而,无论是生态工业项目引进,还是旅游产业转型,淳安高质量始终面临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空间狭小。全县88%左右空间被划入水源保护区红线,新旧动能转化受各项保护规划、土地资源要素等限制明显。

飞地,成为跳出淳安发展淳安的突破口。在杭州西湖区双浦镇的淳安“消薄飞地”上,占地7.6万平方米的产业园区,开工准备工作已经就绪。190公里外,淳安枫树岭镇下姜村附近,西湖区的“产业飞地”也即将启动建设,未来将为文旅企业发展提供空间。

“别看‘消薄飞地’现在只是荒地,两三年后或许就能成为杭州数字经济、文旅产业发展的高地。”作为去年新成立的部门一员,淳安县对外合作与投资促进局局长姜小旺感触深刻,特别生态功能区设立一年半来,得益于省、市政策支持,他们走向新空间的步伐加快,双向互动变得频繁,跨区域资源共享的通道逐渐打开,也为淳安高标准保护、高质量发展开辟了新路径。

双浦“消薄飞地”以外,淳安的城西千岛湖智谷大厦、钱塘新区千岛湖智海大厦等一批科创飞地、工业飞地纷纷在杭州各区落子,吸引了浙江远算、每日互动等企业入驻,去年税收收入1.57亿元,为淳安实现消薄增收4700余万元。

从上山下乡到跳出淳安,随着空间的辗转腾挪间,绿色发展的路越来越宽。

从“两难”到“共赢”

新的制度红利待释放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成为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词,截至目前,我国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的县市区数量达676个,它们大多地处山区、库区、老区,既肩负生态环境保护重任,又面临经济社会发展重压。

作为全国74个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建设试点示范县之一,淳安探索建设特别生态功能区,也遇到“两难”困境,甚至问题更为突出。

“千岛湖是一个仅诞生61年的人工湖,60%的水源来自上游安徽,生态环境较为脆弱,除了满足1000多万人口优质饮用水需求,还承载着46万淳安百姓的生产生活需要,在全国都极为少见。”杭州市生态环境局淳安分局副局长吴志旭说。

客观现实决定着淳安建设特别生态功能区,从一开始,就是“从0到1”的突破,没有任何经验可循。

摸着石头过河,淳安如何为全国同类县市区,提供保护与发展的千岛湖模式?改革创新是关键。

过去一年半时间里,一场“破旧立新、思想解放”的号角,在千岛湖畔吹响,也取得阶段性成效——高标准保护上,着眼流域系统性加强生态修复,实施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试点;高水平发展上,建成全国首个“两山银行”数字驾驶舱,开展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试点;高品质民生上,不断提升低保标准、农村居民基础养老金标准,鼓励依法自愿有偿转让进城落户农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等……

但千岛湖水源地功能日益凸显,特别是进一步向嘉兴供水,对千岛湖水环境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李恒鹏长期关注、研究千岛湖生态保护和水环境安全,在他眼里,千岛湖生态环境治理面临多重挑战。“接下来,还需在水源保护区生态补偿、更大范围跨界联保共治、全域面源污染控制方面继续探索,形成新的突破。”李恒鹏说。

过去5年,宁波大学千岛湖研究院副教授李一,一直在开展淳安绿色发展的相关课题研究。“淳安农产品优质优价未能充分体现,有影响力的自主品牌不多,还未形成深加工的产业体系。”李一说,以茶叶为例,千岛湖茶园面积居杭州首位,但茶叶年产值不到9亿元,亩产值仅为西湖区茶产业平均亩产值的46.2%。

在淳安采访时,记者听到不少干部群众反映的困惑,除了保护难、发展难,还有引才难、缺资金、缺项目等方面。这些迷茫,折射的正是淳安老百姓的殷切期望。

为此,“十四五”开局之年,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朝“深水区”迈进。不久前,杭州市成立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领导小组,同时,成立杭州市淳安特别生态功能区管委会,市县两级联动协调和工作推进机制业已形成。此外,省市县三级财政投入机制也在健全完善。“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是一项复杂工程,必须运用系统观念、系统方法来推动改革,加大创新力度,形成新的制度红利。”李一认为。

“我们将紧紧围绕‘生态美、水质好、百姓富’目标,把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需求转化为具体精准的项目清单,努力创造更多具有普遍意义的经验,把‘唯一’的特别生态功能区,建设成为‘第一’的生态文明思想实践地。”淳安县委主要负责人说。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