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002482285/2021-05127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文  号 有 效 性
【中国水利报】让幸福河湖助跑共富路——浙江全面推进河湖长制回眸
发布日期:2021-12-20 09:02 浏览次数:

因水而名、因水而兴的浙江,始终把河湖治理保护作为大事、放在大局中谋划,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主动担当河湖管护的拓荒者、奋进者和梦想者!

率先全面推进河长制, 率先建立起省、市、县、乡、村五级湖长体系,成立全国首个河长学院,出台全国首个河长制地方性法规,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在全国河湖长制全面推行5周年之际,浙江省河湖长制工作机构又迎来重大调整,建立省级河湖长制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下设河长制办公室,由省水利厅牵头负责。

进入新发展阶段,肩负新探索使命。浙江将继续以奋勇争先的姿态,明确章法,积极破题,高水平建设幸福河湖,为共同富裕的探索之路赋能添彩。

改革争先 河湖长制“破土而出”

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浙江的高质量发展之路,遍布着改革创新的脚印。正是滋润在这片创新的土壤中,河湖长制破土而出,成为江河保护治理领域根本性、开创性的重大政策举措,和一项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大制度创新。

湖州市长兴县境内河网密布,水系发达,但鱼米之乡也曾深受黑水臭气困扰。20世纪末,全县民营企业遍地开花,几万台喷水织机污染河湖,村民在河道两岸养猪养鸭……

一方面是亟待破解的治水难题,另一方面,却是“村镇治理时间不同步、标准不统一”“很多部门都能管、但却没人管”的现实困境。面对千头万绪、涉及上下游左右岸的治水重任,2003年, 长兴县借鉴当地 “路长保洁道路”经验,在全国率先试行河长制。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凸显。治好浙江的水,不仅是长兴人民的迫切期盼,更是浙江人民的共同梦想。在此背景下,河长制试点迅速扩大至湖州、衢州、嘉兴、温州等地,并在一步步的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在总结各地经验的基础上,2013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决定在全省范围内推行河长制。

2016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 《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河长制从地方实践上升为国家行动,成为解决我国复杂水问题的重大制度创新。

浙江以此为契机,加快推动河长制向纵深发展,明确由省委书记、省长担任总河长,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6位省级负责人分别担任省内跨设区市重要河流(湖泊)省级河(湖)长。同时,省、市、县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机构,乡镇级以上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任总河长,配备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湖长5万余名,覆盖全省所有河湖及小微水体。

大多数河长并非专业出身,如何确保河长规范履职?全国首个关于河长制的地方性法规应运而生。

浙江在梳理总结河长制工作经验的基础上, 于2017年制定出台 《浙江省河长制规定》,科学设置了河长责、权、利,规范了河长制运行体系。这也标志着浙江省河长制工作迈上了法制化新台阶,使河长履职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创新破题,改革引领,浙江的治水实践涌动着活力。

——成立全国首家河长学院,依托独特的学科资源和人才优势,加大对各级河湖长的培训力度,提高河湖长履职能力,积极探索河长制教育的新途径。

——在全国率先上线了覆盖省、市、县、乡、村五级的河长制信息化平台,各级河长只需打开手机上的河长制App(应用程序),就能撰写河长日志、查询河道数据、记录巡河轨迹、实时上报图文水情等。

——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长兴县以法定形式确定每年11月28日为 “河长日”,进一步打响河长制品牌,提升全民治水护水的积极性。

2018年和2019年浙江因河长制工作成效突出获得国务院督查激励;松阳松阴溪、天台始丰溪被水利部授予 “长江经济带美丽河流”称号,浦江浦阳江、柯城石梁溪入选首届美丽河湖优秀案例。

有名有实 河湖长制“枝繁叶茂”

无论大江大河还是池塘沟渠,浙江每条河流都有“健康守护人”。“原来家门口的小溪可以摸鱼、摸虾,还可以摸螃蟹,现在记忆里的河流又回来了。”沿河居住的群众不禁感叹。

不仅要“有名”,更要“有实”“有效”,浙江着力健全完善河长制,让河长体系运转更高效、效能发挥更充分。同时,浙江以全面实施河长制为牵引,与“五水共治”等治水工作进一步融合,改善了生态环境,蓄积了发展动力,赢得了百姓点赞。

——以上率下,高位推动。省级河长湖长切实当好“领头羊”“排头雁”,带头履职担当,开展实地巡河,组织现场办公,多次召开相关流域河湖长工作会议,协调解决突出问题。各级河长立军令状,签责任书,挂图作战,对标落实。

——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在省、市、县、乡四级公安机关全部配置“河道警长”,强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同时,加强河长制与检察公益诉讼的协作配合,统筹协调河长制相关成员单位职能作用,共同推进河湖生态环境保护。

——跨界联合,协同共治。浙江与上海、江苏建立了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机制,并推动湖州市南浔区、嘉兴市桐乡市和江苏省吴江区跨区域流域共治。省内的杭州、绍兴、湖州、金华等地也根据实际需求,对部分跨地区水系建立了跨界巡查、信息共享、联合督办的“流域共治”机制。

今年10月,浙江省发布《河(湖)长制工作规范》,规定河湖长制工作的基本要求、工作内容和实施要求等内容,细化了巡查要求,明确了巡查问题分类和处理流程,推动河湖长制工作从“有章可循”到“有法可依”再到“依标办事”。

考核监管是确保河长有效履职的必要环节。浙江每年召开一次全省河长制工作会议,对河长制工作落实情况进行部署。同时,各地出台河长制管理考核办法,考核内容包括管理机制、整治工作及整治效果等方面,考核结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明确规范,严格考核,让责任真正落实、制度真正落地。除行政力量外,浙江还注重调动社会力量,推动全民共治共建。

来自杭州市富阳区银湖街道的90后“民间河长”楼杭波,今年7月捧得了富阳区“绿水币”积分第一名奖杯。杭州市治水办积极推广“绿水币”,市民下载“全民护水”App后,可通过问题上报、巡河护河、建议点评、经验分享等方式获得相应“绿水币”积分,还可用积分在App上兑换治水宣传用品。

作为宁波市镇海区九龙湖黄背包志愿者协会会长的秦红波,是“全国十大最美河湖卫士”之一。她以九龙湖为根据地,以“治水护水、播种绿色、宣传环保”为理念,开展各类志愿服务。现在,团队已从原先的三四十人发展到500多人,护水治水的服务区域也在逐步拓宽。

…………

政府搭台,部门联动,全民参与,之江大地汇集起守护水清岸绿、建设幸福河湖的强大合力。

数字赋能 河湖长制迭代升级

在数字化改革大潮中,新兴技术的运用赋予河长制新的生命力。

河湖环境是否安全?生态是否健康?这些在“河湖健康码”中清晰可见。

作为数字化改革先行地,绍兴在标准化建设的基础上,将现代技术融入“美丽河湖”建设,创新 “美丽河湖电子地图”“河湖健康码”等应用,对河湖实行动态管护。

“‘河湖健康码’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一个‘动’字。”绍兴市水利工程管理中心主任秦琳琳说,总指标达标数量在12项以上的为绿码,8项到11项之间的为黄码,7项以下的为红码,其中河湖水质等6项内容设置为硬性指标。

在全国河长制首创地,长兴县以数字化改革引领河湖长制工作迭代升级,探索河湖长制工作整体智治、高效协同的创新路径,实现河湖长一张图总览全域、河湖长履职协同闭环、考核评价客观公平、系统治理全面高效。“我们将以‘长兴河长在线’应用为统领,形成多跨协同的河长制工作模式。”长兴县水利局局长钱学良说。

在杭州市滨江区,数字治水云平台成为“治水大管家”。围绕河道管网的水安全、水环境、水平衡等,平台建立可感知、可预警、可溯源、事件自动派发及闭环处理的智能化治水系统,提升了治水工作的前瞻性和科学性。滨江区治水办常务副主任高德洪说:“治水云平台相当于一张动态治水地图,河长可以在办公室‘云巡河’,不仅拓宽了巡查的空间,也延展了随时巡河的时间。”

浙江坚持“数字赋能”引领,不断深化“数字河长”建设。2017年5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建立省级河长制信息管理平台,同时印发《浙江省河长制管理信息化建设导则 (试行)》和《关于加快推进全省河长制信息化改造建设工作的通知》,指导全省建立省、市、县三级河长制管理信息平台。

目前,浙江已基本实现河湖基础信息全面覆盖、河长湖长履职全程监管、河湖状况实时监控,并联合省委政法委、省大数据局,大力推进河长通与基层治理“四平台”融合。全省1369个有村级河段的街道、4730条村级河段都有“掌上基层App”巡河记录。

“我们将依托大数据中心,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强化数字化管理、数字化服务、数字化应用,实施整体智治,为治水注入新动能。”浙江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说。

数字赋能, 动力迸发, 成效一目了然。2020年, 浙江103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221个省控断面中Ⅲ类以上水质断面比例较2013年上升31.1%、29.5%,均达历史新高。

共同富裕 河湖长制有力有为

优良的水生态环境是浙江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换通道的重要基础,是城市转型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必要条件,更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活力之源。

经过多年实践,浙江河湖长制工作成效显著。近450条省级美丽河湖遍布广袤城乡,4000余公里滨水绿道串联起2600余处公园文化节点,815万乡镇(街道)及以下人口乐享美丽河湖建设成果。一个个跃动的数字,正在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特别是作为重点、难点的山区26县的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增添绿色崛起的新动能。

在景宁大均乡,潺潺流过的大均溪,常年保持Ⅰ类水质,水流形态更是丰富,拥有12种急流,引来了浙江省消防水域救援培训基地、ERE应急救援专家系统、 浙江逆浪水域救援训练基地等先后落户,全国各地游客也慕名而来。

“每期培训班持续5天左右,有30至40位学员,日均住宿和餐饮要花费150元。也就是说,除掉培训费,老百姓能收入两三万元。”大均乡党委委员严明说,今年乡里已将水域培训列为重点产业,布局美食、住宿、休闲娱乐等配套项目,发展青少年研学等相关业态,进一步带动村民创业增收。

从“黑臭河”到“风景河”“致富河”,发源于衢州市柯城区北部山区的石梁溪、庙源溪流域,因河长制发生华丽蝶变。

这里曾经是生猪养殖的集中区域,河湖水环境问题突出。柯城区明确“书记一条,区长一条”双总河长牵头统筹,整合各部门资源,统筹考虑上下游、左右岸,进行分段水系功能定位,同时打好全流域组合拳,实现水质合格率100%。

如今,“两溪”流域已经成为“衢州有礼”诗画风光带的重要节点,石梁溪田园综合体、中澳柑橘风情园、农法自然现代农业示范园等20余个项目纷至沓来,其中亿元以上项目7个, 带动周边农民年人均增收5000元以上。下一步,柯城区提出,要进一步探索将流域水系生态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发展优势。

作为一项重大制度创新,河湖长制不断丰富着治水的内涵、载体,并将其融入城市转型升级、乡村振兴总体进程中,提升了城市品质和人文品味,提高了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增强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和成就感。

在嘉兴市油车港镇银杏·天鹅湖,风光旖旎的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碧波荡漾的天鹅湖,缓缓驶过的环湖小火车,构成一幅绝美图景。

银杏天鹅湖的前身是南官荡,20世纪70年代,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因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影响,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油车港镇通过退渔还湖、湖荡清淤、生态绿化、湿地修复等举措,让这片水域焕发新生。随着天鹅湖未来科学城开园,一个生活、工作、科技一体化的未来城市样板区呼之欲出。

河湖长制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对标浙江“建设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重要窗口”的要求,纵横交织的河湖水网,必将在先行示范的坚定步伐中,实现由美丽向幸福汇流!


信息来源:中国水利报

索引号 002482285/2021-05127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文  号 有 效 性
【中国水利报】让幸福河湖助跑共富路——浙江全面推进河湖长制回眸
发布日期:2021-12-20 09:02 浏览次数:

因水而名、因水而兴的浙江,始终把河湖治理保护作为大事、放在大局中谋划,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主动担当河湖管护的拓荒者、奋进者和梦想者!

率先全面推进河长制, 率先建立起省、市、县、乡、村五级湖长体系,成立全国首个河长学院,出台全国首个河长制地方性法规,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在全国河湖长制全面推行5周年之际,浙江省河湖长制工作机构又迎来重大调整,建立省级河湖长制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下设河长制办公室,由省水利厅牵头负责。

进入新发展阶段,肩负新探索使命。浙江将继续以奋勇争先的姿态,明确章法,积极破题,高水平建设幸福河湖,为共同富裕的探索之路赋能添彩。

改革争先 河湖长制“破土而出”

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浙江的高质量发展之路,遍布着改革创新的脚印。正是滋润在这片创新的土壤中,河湖长制破土而出,成为江河保护治理领域根本性、开创性的重大政策举措,和一项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大制度创新。

湖州市长兴县境内河网密布,水系发达,但鱼米之乡也曾深受黑水臭气困扰。20世纪末,全县民营企业遍地开花,几万台喷水织机污染河湖,村民在河道两岸养猪养鸭……

一方面是亟待破解的治水难题,另一方面,却是“村镇治理时间不同步、标准不统一”“很多部门都能管、但却没人管”的现实困境。面对千头万绪、涉及上下游左右岸的治水重任,2003年, 长兴县借鉴当地 “路长保洁道路”经验,在全国率先试行河长制。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凸显。治好浙江的水,不仅是长兴人民的迫切期盼,更是浙江人民的共同梦想。在此背景下,河长制试点迅速扩大至湖州、衢州、嘉兴、温州等地,并在一步步的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在总结各地经验的基础上,2013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决定在全省范围内推行河长制。

2016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 《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河长制从地方实践上升为国家行动,成为解决我国复杂水问题的重大制度创新。

浙江以此为契机,加快推动河长制向纵深发展,明确由省委书记、省长担任总河长,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6位省级负责人分别担任省内跨设区市重要河流(湖泊)省级河(湖)长。同时,省、市、县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机构,乡镇级以上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任总河长,配备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湖长5万余名,覆盖全省所有河湖及小微水体。

大多数河长并非专业出身,如何确保河长规范履职?全国首个关于河长制的地方性法规应运而生。

浙江在梳理总结河长制工作经验的基础上, 于2017年制定出台 《浙江省河长制规定》,科学设置了河长责、权、利,规范了河长制运行体系。这也标志着浙江省河长制工作迈上了法制化新台阶,使河长履职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创新破题,改革引领,浙江的治水实践涌动着活力。

——成立全国首家河长学院,依托独特的学科资源和人才优势,加大对各级河湖长的培训力度,提高河湖长履职能力,积极探索河长制教育的新途径。

——在全国率先上线了覆盖省、市、县、乡、村五级的河长制信息化平台,各级河长只需打开手机上的河长制App(应用程序),就能撰写河长日志、查询河道数据、记录巡河轨迹、实时上报图文水情等。

——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长兴县以法定形式确定每年11月28日为 “河长日”,进一步打响河长制品牌,提升全民治水护水的积极性。

2018年和2019年浙江因河长制工作成效突出获得国务院督查激励;松阳松阴溪、天台始丰溪被水利部授予 “长江经济带美丽河流”称号,浦江浦阳江、柯城石梁溪入选首届美丽河湖优秀案例。

有名有实 河湖长制“枝繁叶茂”

无论大江大河还是池塘沟渠,浙江每条河流都有“健康守护人”。“原来家门口的小溪可以摸鱼、摸虾,还可以摸螃蟹,现在记忆里的河流又回来了。”沿河居住的群众不禁感叹。

不仅要“有名”,更要“有实”“有效”,浙江着力健全完善河长制,让河长体系运转更高效、效能发挥更充分。同时,浙江以全面实施河长制为牵引,与“五水共治”等治水工作进一步融合,改善了生态环境,蓄积了发展动力,赢得了百姓点赞。

——以上率下,高位推动。省级河长湖长切实当好“领头羊”“排头雁”,带头履职担当,开展实地巡河,组织现场办公,多次召开相关流域河湖长工作会议,协调解决突出问题。各级河长立军令状,签责任书,挂图作战,对标落实。

——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在省、市、县、乡四级公安机关全部配置“河道警长”,强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同时,加强河长制与检察公益诉讼的协作配合,统筹协调河长制相关成员单位职能作用,共同推进河湖生态环境保护。

——跨界联合,协同共治。浙江与上海、江苏建立了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机制,并推动湖州市南浔区、嘉兴市桐乡市和江苏省吴江区跨区域流域共治。省内的杭州、绍兴、湖州、金华等地也根据实际需求,对部分跨地区水系建立了跨界巡查、信息共享、联合督办的“流域共治”机制。

今年10月,浙江省发布《河(湖)长制工作规范》,规定河湖长制工作的基本要求、工作内容和实施要求等内容,细化了巡查要求,明确了巡查问题分类和处理流程,推动河湖长制工作从“有章可循”到“有法可依”再到“依标办事”。

考核监管是确保河长有效履职的必要环节。浙江每年召开一次全省河长制工作会议,对河长制工作落实情况进行部署。同时,各地出台河长制管理考核办法,考核内容包括管理机制、整治工作及整治效果等方面,考核结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明确规范,严格考核,让责任真正落实、制度真正落地。除行政力量外,浙江还注重调动社会力量,推动全民共治共建。

来自杭州市富阳区银湖街道的90后“民间河长”楼杭波,今年7月捧得了富阳区“绿水币”积分第一名奖杯。杭州市治水办积极推广“绿水币”,市民下载“全民护水”App后,可通过问题上报、巡河护河、建议点评、经验分享等方式获得相应“绿水币”积分,还可用积分在App上兑换治水宣传用品。

作为宁波市镇海区九龙湖黄背包志愿者协会会长的秦红波,是“全国十大最美河湖卫士”之一。她以九龙湖为根据地,以“治水护水、播种绿色、宣传环保”为理念,开展各类志愿服务。现在,团队已从原先的三四十人发展到500多人,护水治水的服务区域也在逐步拓宽。

…………

政府搭台,部门联动,全民参与,之江大地汇集起守护水清岸绿、建设幸福河湖的强大合力。

数字赋能 河湖长制迭代升级

在数字化改革大潮中,新兴技术的运用赋予河长制新的生命力。

河湖环境是否安全?生态是否健康?这些在“河湖健康码”中清晰可见。

作为数字化改革先行地,绍兴在标准化建设的基础上,将现代技术融入“美丽河湖”建设,创新 “美丽河湖电子地图”“河湖健康码”等应用,对河湖实行动态管护。

“‘河湖健康码’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一个‘动’字。”绍兴市水利工程管理中心主任秦琳琳说,总指标达标数量在12项以上的为绿码,8项到11项之间的为黄码,7项以下的为红码,其中河湖水质等6项内容设置为硬性指标。

在全国河长制首创地,长兴县以数字化改革引领河湖长制工作迭代升级,探索河湖长制工作整体智治、高效协同的创新路径,实现河湖长一张图总览全域、河湖长履职协同闭环、考核评价客观公平、系统治理全面高效。“我们将以‘长兴河长在线’应用为统领,形成多跨协同的河长制工作模式。”长兴县水利局局长钱学良说。

在杭州市滨江区,数字治水云平台成为“治水大管家”。围绕河道管网的水安全、水环境、水平衡等,平台建立可感知、可预警、可溯源、事件自动派发及闭环处理的智能化治水系统,提升了治水工作的前瞻性和科学性。滨江区治水办常务副主任高德洪说:“治水云平台相当于一张动态治水地图,河长可以在办公室‘云巡河’,不仅拓宽了巡查的空间,也延展了随时巡河的时间。”

浙江坚持“数字赋能”引领,不断深化“数字河长”建设。2017年5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建立省级河长制信息管理平台,同时印发《浙江省河长制管理信息化建设导则 (试行)》和《关于加快推进全省河长制信息化改造建设工作的通知》,指导全省建立省、市、县三级河长制管理信息平台。

目前,浙江已基本实现河湖基础信息全面覆盖、河长湖长履职全程监管、河湖状况实时监控,并联合省委政法委、省大数据局,大力推进河长通与基层治理“四平台”融合。全省1369个有村级河段的街道、4730条村级河段都有“掌上基层App”巡河记录。

“我们将依托大数据中心,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强化数字化管理、数字化服务、数字化应用,实施整体智治,为治水注入新动能。”浙江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说。

数字赋能, 动力迸发, 成效一目了然。2020年, 浙江103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221个省控断面中Ⅲ类以上水质断面比例较2013年上升31.1%、29.5%,均达历史新高。

共同富裕 河湖长制有力有为

优良的水生态环境是浙江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换通道的重要基础,是城市转型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必要条件,更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活力之源。

经过多年实践,浙江河湖长制工作成效显著。近450条省级美丽河湖遍布广袤城乡,4000余公里滨水绿道串联起2600余处公园文化节点,815万乡镇(街道)及以下人口乐享美丽河湖建设成果。一个个跃动的数字,正在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特别是作为重点、难点的山区26县的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增添绿色崛起的新动能。

在景宁大均乡,潺潺流过的大均溪,常年保持Ⅰ类水质,水流形态更是丰富,拥有12种急流,引来了浙江省消防水域救援培训基地、ERE应急救援专家系统、 浙江逆浪水域救援训练基地等先后落户,全国各地游客也慕名而来。

“每期培训班持续5天左右,有30至40位学员,日均住宿和餐饮要花费150元。也就是说,除掉培训费,老百姓能收入两三万元。”大均乡党委委员严明说,今年乡里已将水域培训列为重点产业,布局美食、住宿、休闲娱乐等配套项目,发展青少年研学等相关业态,进一步带动村民创业增收。

从“黑臭河”到“风景河”“致富河”,发源于衢州市柯城区北部山区的石梁溪、庙源溪流域,因河长制发生华丽蝶变。

这里曾经是生猪养殖的集中区域,河湖水环境问题突出。柯城区明确“书记一条,区长一条”双总河长牵头统筹,整合各部门资源,统筹考虑上下游、左右岸,进行分段水系功能定位,同时打好全流域组合拳,实现水质合格率100%。

如今,“两溪”流域已经成为“衢州有礼”诗画风光带的重要节点,石梁溪田园综合体、中澳柑橘风情园、农法自然现代农业示范园等20余个项目纷至沓来,其中亿元以上项目7个, 带动周边农民年人均增收5000元以上。下一步,柯城区提出,要进一步探索将流域水系生态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发展优势。

作为一项重大制度创新,河湖长制不断丰富着治水的内涵、载体,并将其融入城市转型升级、乡村振兴总体进程中,提升了城市品质和人文品味,提高了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增强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和成就感。

在嘉兴市油车港镇银杏·天鹅湖,风光旖旎的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碧波荡漾的天鹅湖,缓缓驶过的环湖小火车,构成一幅绝美图景。

银杏天鹅湖的前身是南官荡,20世纪70年代,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因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影响,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油车港镇通过退渔还湖、湖荡清淤、生态绿化、湿地修复等举措,让这片水域焕发新生。随着天鹅湖未来科学城开园,一个生活、工作、科技一体化的未来城市样板区呼之欲出。

河湖长制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对标浙江“建设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重要窗口”的要求,纵横交织的河湖水网,必将在先行示范的坚定步伐中,实现由美丽向幸福汇流!

因水而名、因水而兴的浙江,始终把河湖治理保护作为大事、放在大局中谋划,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主动担当河湖管护的拓荒者、奋进者和梦想者!

率先全面推进河长制, 率先建立起省、市、县、乡、村五级湖长体系,成立全国首个河长学院,出台全国首个河长制地方性法规,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在全国河湖长制全面推行5周年之际,浙江省河湖长制工作机构又迎来重大调整,建立省级河湖长制工作联席会议制度,下设河长制办公室,由省水利厅牵头负责。

进入新发展阶段,肩负新探索使命。浙江将继续以奋勇争先的姿态,明确章法,积极破题,高水平建设幸福河湖,为共同富裕的探索之路赋能添彩。

改革争先 河湖长制“破土而出”

作为改革开放先行地,浙江的高质量发展之路,遍布着改革创新的脚印。正是滋润在这片创新的土壤中,河湖长制破土而出,成为江河保护治理领域根本性、开创性的重大政策举措,和一项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大制度创新。

湖州市长兴县境内河网密布,水系发达,但鱼米之乡也曾深受黑水臭气困扰。20世纪末,全县民营企业遍地开花,几万台喷水织机污染河湖,村民在河道两岸养猪养鸭……

一方面是亟待破解的治水难题,另一方面,却是“村镇治理时间不同步、标准不统一”“很多部门都能管、但却没人管”的现实困境。面对千头万绪、涉及上下游左右岸的治水重任,2003年, 长兴县借鉴当地 “路长保洁道路”经验,在全国率先试行河长制。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经济社会发展与水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凸显。治好浙江的水,不仅是长兴人民的迫切期盼,更是浙江人民的共同梦想。在此背景下,河长制试点迅速扩大至湖州、衢州、嘉兴、温州等地,并在一步步的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在总结各地经验的基础上,2013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决定在全省范围内推行河长制。

2016年年底,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 《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河长制从地方实践上升为国家行动,成为解决我国复杂水问题的重大制度创新。

浙江以此为契机,加快推动河长制向纵深发展,明确由省委书记、省长担任总河长,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6位省级负责人分别担任省内跨设区市重要河流(湖泊)省级河(湖)长。同时,省、市、县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机构,乡镇级以上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任总河长,配备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湖长5万余名,覆盖全省所有河湖及小微水体。

大多数河长并非专业出身,如何确保河长规范履职?全国首个关于河长制的地方性法规应运而生。

浙江在梳理总结河长制工作经验的基础上, 于2017年制定出台 《浙江省河长制规定》,科学设置了河长责、权、利,规范了河长制运行体系。这也标志着浙江省河长制工作迈上了法制化新台阶,使河长履职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创新破题,改革引领,浙江的治水实践涌动着活力。

——成立全国首家河长学院,依托独特的学科资源和人才优势,加大对各级河湖长的培训力度,提高河湖长履职能力,积极探索河长制教育的新途径。

——在全国率先上线了覆盖省、市、县、乡、村五级的河长制信息化平台,各级河长只需打开手机上的河长制App(应用程序),就能撰写河长日志、查询河道数据、记录巡河轨迹、实时上报图文水情等。

——设立全国首个法定“河长日”,长兴县以法定形式确定每年11月28日为 “河长日”,进一步打响河长制品牌,提升全民治水护水的积极性。

2018年和2019年浙江因河长制工作成效突出获得国务院督查激励;松阳松阴溪、天台始丰溪被水利部授予 “长江经济带美丽河流”称号,浦江浦阳江、柯城石梁溪入选首届美丽河湖优秀案例。

有名有实 河湖长制“枝繁叶茂”

无论大江大河还是池塘沟渠,浙江每条河流都有“健康守护人”。“原来家门口的小溪可以摸鱼、摸虾,还可以摸螃蟹,现在记忆里的河流又回来了。”沿河居住的群众不禁感叹。

不仅要“有名”,更要“有实”“有效”,浙江着力健全完善河长制,让河长体系运转更高效、效能发挥更充分。同时,浙江以全面实施河长制为牵引,与“五水共治”等治水工作进一步融合,改善了生态环境,蓄积了发展动力,赢得了百姓点赞。

——以上率下,高位推动。省级河长湖长切实当好“领头羊”“排头雁”,带头履职担当,开展实地巡河,组织现场办公,多次召开相关流域河湖长工作会议,协调解决突出问题。各级河长立军令状,签责任书,挂图作战,对标落实。

——部门联动,齐抓共管。在省、市、县、乡四级公安机关全部配置“河道警长”,强化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同时,加强河长制与检察公益诉讼的协作配合,统筹协调河长制相关成员单位职能作用,共同推进河湖生态环境保护。

——跨界联合,协同共治。浙江与上海、江苏建立了太湖、淀山湖湖长协作机制,并推动湖州市南浔区、嘉兴市桐乡市和江苏省吴江区跨区域流域共治。省内的杭州、绍兴、湖州、金华等地也根据实际需求,对部分跨地区水系建立了跨界巡查、信息共享、联合督办的“流域共治”机制。

今年10月,浙江省发布《河(湖)长制工作规范》,规定河湖长制工作的基本要求、工作内容和实施要求等内容,细化了巡查要求,明确了巡查问题分类和处理流程,推动河湖长制工作从“有章可循”到“有法可依”再到“依标办事”。

考核监管是确保河长有效履职的必要环节。浙江每年召开一次全省河长制工作会议,对河长制工作落实情况进行部署。同时,各地出台河长制管理考核办法,考核内容包括管理机制、整治工作及整治效果等方面,考核结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明确规范,严格考核,让责任真正落实、制度真正落地。除行政力量外,浙江还注重调动社会力量,推动全民共治共建。

来自杭州市富阳区银湖街道的90后“民间河长”楼杭波,今年7月捧得了富阳区“绿水币”积分第一名奖杯。杭州市治水办积极推广“绿水币”,市民下载“全民护水”App后,可通过问题上报、巡河护河、建议点评、经验分享等方式获得相应“绿水币”积分,还可用积分在App上兑换治水宣传用品。

作为宁波市镇海区九龙湖黄背包志愿者协会会长的秦红波,是“全国十大最美河湖卫士”之一。她以九龙湖为根据地,以“治水护水、播种绿色、宣传环保”为理念,开展各类志愿服务。现在,团队已从原先的三四十人发展到500多人,护水治水的服务区域也在逐步拓宽。

…………

政府搭台,部门联动,全民参与,之江大地汇集起守护水清岸绿、建设幸福河湖的强大合力。

数字赋能 河湖长制迭代升级

在数字化改革大潮中,新兴技术的运用赋予河长制新的生命力。

河湖环境是否安全?生态是否健康?这些在“河湖健康码”中清晰可见。

作为数字化改革先行地,绍兴在标准化建设的基础上,将现代技术融入“美丽河湖”建设,创新 “美丽河湖电子地图”“河湖健康码”等应用,对河湖实行动态管护。

“‘河湖健康码’最大的亮点就在于一个‘动’字。”绍兴市水利工程管理中心主任秦琳琳说,总指标达标数量在12项以上的为绿码,8项到11项之间的为黄码,7项以下的为红码,其中河湖水质等6项内容设置为硬性指标。

在全国河长制首创地,长兴县以数字化改革引领河湖长制工作迭代升级,探索河湖长制工作整体智治、高效协同的创新路径,实现河湖长一张图总览全域、河湖长履职协同闭环、考核评价客观公平、系统治理全面高效。“我们将以‘长兴河长在线’应用为统领,形成多跨协同的河长制工作模式。”长兴县水利局局长钱学良说。

在杭州市滨江区,数字治水云平台成为“治水大管家”。围绕河道管网的水安全、水环境、水平衡等,平台建立可感知、可预警、可溯源、事件自动派发及闭环处理的智能化治水系统,提升了治水工作的前瞻性和科学性。滨江区治水办常务副主任高德洪说:“治水云平台相当于一张动态治水地图,河长可以在办公室‘云巡河’,不仅拓宽了巡查的空间,也延展了随时巡河的时间。”

浙江坚持“数字赋能”引领,不断深化“数字河长”建设。2017年5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建立省级河长制信息管理平台,同时印发《浙江省河长制管理信息化建设导则 (试行)》和《关于加快推进全省河长制信息化改造建设工作的通知》,指导全省建立省、市、县三级河长制管理信息平台。

目前,浙江已基本实现河湖基础信息全面覆盖、河长湖长履职全程监管、河湖状况实时监控,并联合省委政法委、省大数据局,大力推进河长通与基层治理“四平台”融合。全省1369个有村级河段的街道、4730条村级河段都有“掌上基层App”巡河记录。

“我们将依托大数据中心,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手段,强化数字化管理、数字化服务、数字化应用,实施整体智治,为治水注入新动能。”浙江省水利厅相关负责人说。

数字赋能, 动力迸发, 成效一目了然。2020年, 浙江103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221个省控断面中Ⅲ类以上水质断面比例较2013年上升31.1%、29.5%,均达历史新高。

共同富裕 河湖长制有力有为

优良的水生态环境是浙江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换通道的重要基础,是城市转型发展和乡村振兴的必要条件,更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活力之源。

经过多年实践,浙江河湖长制工作成效显著。近450条省级美丽河湖遍布广袤城乡,4000余公里滨水绿道串联起2600余处公园文化节点,815万乡镇(街道)及以下人口乐享美丽河湖建设成果。一个个跃动的数字,正在为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特别是作为重点、难点的山区26县的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增添绿色崛起的新动能。

在景宁大均乡,潺潺流过的大均溪,常年保持Ⅰ类水质,水流形态更是丰富,拥有12种急流,引来了浙江省消防水域救援培训基地、ERE应急救援专家系统、 浙江逆浪水域救援训练基地等先后落户,全国各地游客也慕名而来。

“每期培训班持续5天左右,有30至40位学员,日均住宿和餐饮要花费150元。也就是说,除掉培训费,老百姓能收入两三万元。”大均乡党委委员严明说,今年乡里已将水域培训列为重点产业,布局美食、住宿、休闲娱乐等配套项目,发展青少年研学等相关业态,进一步带动村民创业增收。

从“黑臭河”到“风景河”“致富河”,发源于衢州市柯城区北部山区的石梁溪、庙源溪流域,因河长制发生华丽蝶变。

这里曾经是生猪养殖的集中区域,河湖水环境问题突出。柯城区明确“书记一条,区长一条”双总河长牵头统筹,整合各部门资源,统筹考虑上下游、左右岸,进行分段水系功能定位,同时打好全流域组合拳,实现水质合格率100%。

如今,“两溪”流域已经成为“衢州有礼”诗画风光带的重要节点,石梁溪田园综合体、中澳柑橘风情园、农法自然现代农业示范园等20余个项目纷至沓来,其中亿元以上项目7个, 带动周边农民年人均增收5000元以上。下一步,柯城区提出,要进一步探索将流域水系生态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发展优势。

作为一项重大制度创新,河湖长制不断丰富着治水的内涵、载体,并将其融入城市转型升级、乡村振兴总体进程中,提升了城市品质和人文品味,提高了区域可持续发展能力,增强了百姓对美好生活的获得感和成就感。

在嘉兴市油车港镇银杏·天鹅湖,风光旖旎的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碧波荡漾的天鹅湖,缓缓驶过的环湖小火车,构成一幅绝美图景。

银杏天鹅湖的前身是南官荡,20世纪70年代,这里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因粗放式经济增长模式影响,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油车港镇通过退渔还湖、湖荡清淤、生态绿化、湿地修复等举措,让这片水域焕发新生。随着天鹅湖未来科学城开园,一个生活、工作、科技一体化的未来城市样板区呼之欲出。

河湖长制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对标浙江“建设新时代全面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重要窗口”的要求,纵横交织的河湖水网,必将在先行示范的坚定步伐中,实现由美丽向幸福汇流!


信息来源:中国水利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