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002482285/2022-03727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文  号 有 效 性
【浙江新闻客户端】抗旱记丨全省农村供水影响人口已达11万余:钻井开渠 千方百计保供水
发布日期:2022-11-21 16:41 浏览次数:

11月14日,随着北方冷空气南下,期待已久的雨水终于在我省多处现身。但由于降水时空分布不均,仍有许多地区在期待甘霖。

一大早,江山市张村乡玉坑口村下许单村水站就热闹了起来,当地水利局水利工程建设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杨文远正带着市水务有限公司几名工作人员,一项一项进行着日常巡查:清水池水位是否到达标准线,净化设备运行是否正常等。

“上个月刚给下许供水站找到新水源,现在供水设备装好了还得再检查一下运行情况。”杨文远刚从其他村核查完毕,一路赶来气喘吁吁。他告诉记者,出梅后连续130多天,江山市一直都无明显降水。“我们这边水源算得上丰富,因此城镇供水还能支撑。但对于大山里的单村供水站来说,实在抵不过这么久的干旱。”为此,连续4个多月,随着一个个村子陆续断流,他们几乎翻遍了当地所有高山,只为寻找每一处潜在的水源。

在另一片大山深处,伴随着“哗——”的声音,一股清冽的地下泉水从200米的深水井喷涌而出,被干旱断流困扰了半个月的庆元县荷地镇苏湖村终于迎来了稳定的水源,又有1000多名村民的生活用水难问题得到解决。“出水量达到每天120吨,可以了。”看了看抽水流量压表,胡恒鹏舒了一口气,

这是他今年成功打通的第13口井。70岁的胡恒鹏说自己打了一辈子井,今年特别忙,“今年大涧小河都干枯了,能用的水都用完了。我们从9月底到现在,一个一个村子跑,勘探、打井,不敢停。”

截至目前,庆元的高山远山地区有76处农村饮用水工程陆续出现水源断流和水量不足的情况。怎么办?除了打井,河道抽水、新增应急水源等各种方式马不停蹄上线。“随着旱情持续,新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我们必须抢时间。”该县水利局局长吴思文告诉记者,目前当地已经解决了69处缺水点(村)的饮水问题,仍有7处正在解决。

与此同时,松阳县环卫洒水车司机杨丕德又一次来到了海拔800多米的陈家铺村。车上满满8吨水,是陈家铺“全村的希望”。陈家铺村所在的松阳县四都乡,遍布着30多家民宿,游客多、用水量大,但山高水少,不仅早早出现了断流,且新水源几乎绝迹。打井、抽水都无从下手,不得不依赖县城送水。

“近4个月的缺水,让我现在有了很强的危机意识。每天晚上睡前,都先算一下第二天水够不够。”叶丽琴是当地一家民宿综合体云上平田的负责人,单日最多要供应60多名住客的生活用水。只见她将1个矿泉水瓶放进客房马桶的水箱中,“这样客人每次冲马桶可以省下1斤水。”说完,她又在洗漱台放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节约用水,尽量避免泡澡”的温馨提示。

松阳县水利局农村供水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像四都乡这样依赖送水的高海拔地区还有不少。今年8月初,当地水利部门就联合环卫、消防、城市绿化等单位,统筹调度车辆和人员开展群众生活用水配送,截至目前已运送250多车次,超2000余吨。

在台州市黄岩区宁溪镇,上郑水厂到宁溪水厂的跨区域引水管线,刚刚建设完工。在这个3万多人的中心镇,目前每天用水量近4000吨,一度出现用水紧张。“引水管线建好后,上郑水厂每天可以将800至1000吨的富余饮用水,调配至宁溪水厂,有力保障了宁溪镇的用水安全。”宁川供水有限公司经理张仙勇说。

抗大旱、抗长旱离不开资金保障。黄岩区水利部门专门申请了410万元的抗旱专项资金,用于拦水坝、水库山塘引水口建设等,其中90万元,用于打深水井,为易受旱村庄,提供备用水源。同时,各地乡镇水厂积极寻找新的水源地,加强水资源跨区域协调,保障供水安全。

记者从省水利厅了解到,截至11月14日15时,全省农村供水影响人口11.61万人,其中供水紧张10.24万人,主要分布在永嘉县、江山市、庆元县等23地;供水困难1.37万人,主要分布在淳安县、桐庐县、松阳县等10地,且仍在动态变化。当前全省各地已因地制宜采用打井、开启应急备用水源、开渠、铺设引水管道、消防车送水等方式保障群众生活用水。

“从全省情况来看,目前受旱情影响较重的主要是以溪沟山涧水、山塘作为水源的单村、联村农村供水工程。”省水利厅农水水电水保处处长王亚红告诉记者,“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旱情变化和供水水源水量情况,加强水库与水厂联动,根据蓄水情况变化趋势及时调整供水计划,统筹流域区域,联合调度水利工程,实现抗旱水源的统一管理和优化配置,把确保群众饮水安全放在抗旱保供水工作的首位。”


信息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索引号 002482285/2022-03727 发布机构 省水利厅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文  号 有 效 性
【浙江新闻客户端】抗旱记丨全省农村供水影响人口已达11万余:钻井开渠 千方百计保供水
发布日期:2022-11-21 16:41 浏览次数:

11月14日,随着北方冷空气南下,期待已久的雨水终于在我省多处现身。但由于降水时空分布不均,仍有许多地区在期待甘霖。

一大早,江山市张村乡玉坑口村下许单村水站就热闹了起来,当地水利局水利工程建设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杨文远正带着市水务有限公司几名工作人员,一项一项进行着日常巡查:清水池水位是否到达标准线,净化设备运行是否正常等。

“上个月刚给下许供水站找到新水源,现在供水设备装好了还得再检查一下运行情况。”杨文远刚从其他村核查完毕,一路赶来气喘吁吁。他告诉记者,出梅后连续130多天,江山市一直都无明显降水。“我们这边水源算得上丰富,因此城镇供水还能支撑。但对于大山里的单村供水站来说,实在抵不过这么久的干旱。”为此,连续4个多月,随着一个个村子陆续断流,他们几乎翻遍了当地所有高山,只为寻找每一处潜在的水源。

在另一片大山深处,伴随着“哗——”的声音,一股清冽的地下泉水从200米的深水井喷涌而出,被干旱断流困扰了半个月的庆元县荷地镇苏湖村终于迎来了稳定的水源,又有1000多名村民的生活用水难问题得到解决。“出水量达到每天120吨,可以了。”看了看抽水流量压表,胡恒鹏舒了一口气,

这是他今年成功打通的第13口井。70岁的胡恒鹏说自己打了一辈子井,今年特别忙,“今年大涧小河都干枯了,能用的水都用完了。我们从9月底到现在,一个一个村子跑,勘探、打井,不敢停。”

截至目前,庆元的高山远山地区有76处农村饮用水工程陆续出现水源断流和水量不足的情况。怎么办?除了打井,河道抽水、新增应急水源等各种方式马不停蹄上线。“随着旱情持续,新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我们必须抢时间。”该县水利局局长吴思文告诉记者,目前当地已经解决了69处缺水点(村)的饮水问题,仍有7处正在解决。

与此同时,松阳县环卫洒水车司机杨丕德又一次来到了海拔800多米的陈家铺村。车上满满8吨水,是陈家铺“全村的希望”。陈家铺村所在的松阳县四都乡,遍布着30多家民宿,游客多、用水量大,但山高水少,不仅早早出现了断流,且新水源几乎绝迹。打井、抽水都无从下手,不得不依赖县城送水。

“近4个月的缺水,让我现在有了很强的危机意识。每天晚上睡前,都先算一下第二天水够不够。”叶丽琴是当地一家民宿综合体云上平田的负责人,单日最多要供应60多名住客的生活用水。只见她将1个矿泉水瓶放进客房马桶的水箱中,“这样客人每次冲马桶可以省下1斤水。”说完,她又在洗漱台放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节约用水,尽量避免泡澡”的温馨提示。

松阳县水利局农村供水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像四都乡这样依赖送水的高海拔地区还有不少。今年8月初,当地水利部门就联合环卫、消防、城市绿化等单位,统筹调度车辆和人员开展群众生活用水配送,截至目前已运送250多车次,超2000余吨。

在台州市黄岩区宁溪镇,上郑水厂到宁溪水厂的跨区域引水管线,刚刚建设完工。在这个3万多人的中心镇,目前每天用水量近4000吨,一度出现用水紧张。“引水管线建好后,上郑水厂每天可以将800至1000吨的富余饮用水,调配至宁溪水厂,有力保障了宁溪镇的用水安全。”宁川供水有限公司经理张仙勇说。

抗大旱、抗长旱离不开资金保障。黄岩区水利部门专门申请了410万元的抗旱专项资金,用于拦水坝、水库山塘引水口建设等,其中90万元,用于打深水井,为易受旱村庄,提供备用水源。同时,各地乡镇水厂积极寻找新的水源地,加强水资源跨区域协调,保障供水安全。

记者从省水利厅了解到,截至11月14日15时,全省农村供水影响人口11.61万人,其中供水紧张10.24万人,主要分布在永嘉县、江山市、庆元县等23地;供水困难1.37万人,主要分布在淳安县、桐庐县、松阳县等10地,且仍在动态变化。当前全省各地已因地制宜采用打井、开启应急备用水源、开渠、铺设引水管道、消防车送水等方式保障群众生活用水。

“从全省情况来看,目前受旱情影响较重的主要是以溪沟山涧水、山塘作为水源的单村、联村农村供水工程。”省水利厅农水水电水保处处长王亚红告诉记者,“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旱情变化和供水水源水量情况,加强水库与水厂联动,根据蓄水情况变化趋势及时调整供水计划,统筹流域区域,联合调度水利工程,实现抗旱水源的统一管理和优化配置,把确保群众饮水安全放在抗旱保供水工作的首位。”

11月14日,随着北方冷空气南下,期待已久的雨水终于在我省多处现身。但由于降水时空分布不均,仍有许多地区在期待甘霖。

一大早,江山市张村乡玉坑口村下许单村水站就热闹了起来,当地水利局水利工程建设综合服务中心副主任杨文远正带着市水务有限公司几名工作人员,一项一项进行着日常巡查:清水池水位是否到达标准线,净化设备运行是否正常等。

“上个月刚给下许供水站找到新水源,现在供水设备装好了还得再检查一下运行情况。”杨文远刚从其他村核查完毕,一路赶来气喘吁吁。他告诉记者,出梅后连续130多天,江山市一直都无明显降水。“我们这边水源算得上丰富,因此城镇供水还能支撑。但对于大山里的单村供水站来说,实在抵不过这么久的干旱。”为此,连续4个多月,随着一个个村子陆续断流,他们几乎翻遍了当地所有高山,只为寻找每一处潜在的水源。

在另一片大山深处,伴随着“哗——”的声音,一股清冽的地下泉水从200米的深水井喷涌而出,被干旱断流困扰了半个月的庆元县荷地镇苏湖村终于迎来了稳定的水源,又有1000多名村民的生活用水难问题得到解决。“出水量达到每天120吨,可以了。”看了看抽水流量压表,胡恒鹏舒了一口气,

这是他今年成功打通的第13口井。70岁的胡恒鹏说自己打了一辈子井,今年特别忙,“今年大涧小河都干枯了,能用的水都用完了。我们从9月底到现在,一个一个村子跑,勘探、打井,不敢停。”

截至目前,庆元的高山远山地区有76处农村饮用水工程陆续出现水源断流和水量不足的情况。怎么办?除了打井,河道抽水、新增应急水源等各种方式马不停蹄上线。“随着旱情持续,新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我们必须抢时间。”该县水利局局长吴思文告诉记者,目前当地已经解决了69处缺水点(村)的饮水问题,仍有7处正在解决。

与此同时,松阳县环卫洒水车司机杨丕德又一次来到了海拔800多米的陈家铺村。车上满满8吨水,是陈家铺“全村的希望”。陈家铺村所在的松阳县四都乡,遍布着30多家民宿,游客多、用水量大,但山高水少,不仅早早出现了断流,且新水源几乎绝迹。打井、抽水都无从下手,不得不依赖县城送水。

“近4个月的缺水,让我现在有了很强的危机意识。每天晚上睡前,都先算一下第二天水够不够。”叶丽琴是当地一家民宿综合体云上平田的负责人,单日最多要供应60多名住客的生活用水。只见她将1个矿泉水瓶放进客房马桶的水箱中,“这样客人每次冲马桶可以省下1斤水。”说完,她又在洗漱台放上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节约用水,尽量避免泡澡”的温馨提示。

松阳县水利局农村供水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像四都乡这样依赖送水的高海拔地区还有不少。今年8月初,当地水利部门就联合环卫、消防、城市绿化等单位,统筹调度车辆和人员开展群众生活用水配送,截至目前已运送250多车次,超2000余吨。

在台州市黄岩区宁溪镇,上郑水厂到宁溪水厂的跨区域引水管线,刚刚建设完工。在这个3万多人的中心镇,目前每天用水量近4000吨,一度出现用水紧张。“引水管线建好后,上郑水厂每天可以将800至1000吨的富余饮用水,调配至宁溪水厂,有力保障了宁溪镇的用水安全。”宁川供水有限公司经理张仙勇说。

抗大旱、抗长旱离不开资金保障。黄岩区水利部门专门申请了410万元的抗旱专项资金,用于拦水坝、水库山塘引水口建设等,其中90万元,用于打深水井,为易受旱村庄,提供备用水源。同时,各地乡镇水厂积极寻找新的水源地,加强水资源跨区域协调,保障供水安全。

记者从省水利厅了解到,截至11月14日15时,全省农村供水影响人口11.61万人,其中供水紧张10.24万人,主要分布在永嘉县、江山市、庆元县等23地;供水困难1.37万人,主要分布在淳安县、桐庐县、松阳县等10地,且仍在动态变化。当前全省各地已因地制宜采用打井、开启应急备用水源、开渠、铺设引水管道、消防车送水等方式保障群众生活用水。

“从全省情况来看,目前受旱情影响较重的主要是以溪沟山涧水、山塘作为水源的单村、联村农村供水工程。”省水利厅农水水电水保处处长王亚红告诉记者,“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旱情变化和供水水源水量情况,加强水库与水厂联动,根据蓄水情况变化趋势及时调整供水计划,统筹流域区域,联合调度水利工程,实现抗旱水源的统一管理和优化配置,把确保群众饮水安全放在抗旱保供水工作的首位。”


信息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